网络炒作

知名网络推手团队,专业致力于活动事件、网红明星、品牌公司的网络炒作和热点推荐!
本站是国内知名网络推手团队:一诺网络推手公司。常年从事网红明星、品牌公司等网络炒作业务。微信:

网络炒作具有传播速度快的特点。通过文字、图片、视频等信息的互动交流。在客户或营销人员与目标客户之间,可以用来加深客户对公司的印象,最终达到网络炒作的目的。
庙岭山乡的发展插上了网络的翅膀(人民的眼睛,农村电商)
  • 2021-03-19 14:23

原标题:庙岭山乡发展插网络翅膀(人民眼农村电商)来源:人民日报

图①:贵州省雷山县羊排移民安置点扶贫作坊,刺绣女工在制作苗绣。

图②:雷山县西江千户苗寨景区的一个电商体验厅里,游客们正在选购手工艺品。

图3:雷山毛克明茶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卷毛现场介绍银秋茶。

杜敏照片

图四:雷山县人民在采茶。

王敏照片

西江千户苗寨景区举办文艺演出。 曾艳红摄

正式介绍

新采摘的茶青,经过揉捻、烘焙、油炸,转变成圆形雷山银球茶。热水冲泡时,茶球在杯中伸展开来,就像荷花花蕾盛开,香气扑鼻。

“一磅卖1200元,顾客争相购买。订单是两个月后下的。”贵州省雷山县毛克明茶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卷毛忍不住在2月底开始制作新的茶叶。

几年前,这种茶只在当地有名。雷山县为了推广银秋茶,曾经在浙江杭州某大型商场开设专柜,半年只卖50斤。

雷山县隶属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,地处苗族灵山主峰雷公山腹地,曾是扶贫开发重点县。由于交通不畅、信息闭塞等因素,好的产品藏在山里,市场小,收入少,未能带动当地人民脱贫致富。到2014年底,全县贫困发生率仍达到28.2%。

2016年4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与信息化研讨会上指出,互联网可以发挥助推扶贫的作用,促进精准扶贫和扶贫,让更多困难群众使用互联网,让农产品通过互联网走出农村,让沟壑中的儿童接受优质教育。

从深入实施网络扶贫行动计划到深化电子商务进入农村综合示范;从实施“互联网加”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到加快数字农村建设,在各地各部门的不断努力下,电子商务加快了农业产业化和数字化发展,一系列适应电子商务市场的农产品持续畅销,有力地推动了扶贫和农村振兴。2021年1月,商务部网站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全国农村网上零售额达到1.79万亿元,同比增长8.9%。

雷山银秋茶能够打开市场,得益于当地农村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。自2015年以来,雷山县一直专注于发展农村电子商务,促进优质农产品和传统手工艺品的在线销售。到2020年底,全县电子商务网络零售额五年增长近53倍,累计突破13亿元。

前不久,记者走进雷山,探索妙龄山插互联网翅膀带来的深刻变化。

传统鱼露出人意料的火爆让雷山人看到了电商的威力

将几种攀岩鱼与胡椒、生姜、山苍子、盐等混合搅拌。,然后密封在陶罐里。半个月后,腌了一坛又酸又好吃的雷山鱼露,只用了一勺就给普通家常菜增添了不少色泽和风味。

这种独特的酱承载了雷山人厚重的味觉记忆。长期以来,雷山人大多自己做鱼露。直到1985年,永乐镇的农民冷在镇上租了几栋私房,在县城建起了第一家鱼露厂。“产品不卖,客户稳定,大部分是我们本地人。”冷死后,冷家的媳妇陆接手家族生意,鱼露年产量稳定在1吨左右。

经过近30年的稳定运行,几乎一夜之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。2014年4月18日晚,美食纪录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第二季在央视播出。雷山鱼露“露脸”8分多钟,进入观众视线。很多人立刻点击购物软件搜索这种食物。

在工厂里忙到深夜,才彻底了解到卢当晚播出的这个电视节目。睡觉前,她突然接到一个国外的电话,对方说要把她鱼露厂的鱼露全部打包。第二天一早,一个外国人来谈生意。

原来节目播出后,很多人在网上搜索,想买雷山鱼露,却找不到相关的销售信息。上海的一个网店卖家嗅到了商机,连夜将在贵阳出差的同事送到雷山县,立即找到了陆家的鱼露厂。

“我第一次接到这么大的订单,就以一笔销售结束了过去一年的生意!”时至今日,还记得那个快乐的早晨:签完合同,当场付款后,鱼露的存货立即被运到县快递公司集中配送。当晚10点上线,只过了半天,1.2吨鱼露就卖完了。

“当时手机一直响,是联系要货。”现在,鲁鱼露厂的年产量已增加到3吨。

鱼露的流行在雷山县引起热议,很多雷山人都发微信好友赞,难以掩饰对家乡美食的自豪感。远在广东工作的苗族青年俞玉龙看到这个消息,既欣喜又有些失落:抓住商机的是千里之外的商家。

俞玉龙住在雷山县丹江镇干角村。高中毕业后,他和老乡一起去广东工作。几经波折,他来到了一家以做服装生意为主的电商公司工作。作为一个打包员,当他看到仓库里贴着快递单的一堆堆衣服时,他就像翅膀一样飞走了。俞玉龙总会想起家乡深山里藏着的农业特产。

山与山相连,峰与峰相连。雷山县森林覆盖率超过72%。独特的地理环境孕育了大量优质的林下农产品,如天麻。同时,全县90%以上的人口为苗族等少数民族,68个传统村落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,拥有苗族银饰锻造技艺等13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好的资源没能变成好的产品,带来真金白银。截至2014年底,全县154个行政村中有90个为贫困村,贫困发生率达到28.2%。

“地理位置偏远,交通、物流、网络等基础设施跟不上。好的产品只能藏在山里。”鱼露还没流行起来,俞玉龙就有了在老家开网店的想法,但想到村组的路还没修好,快递网点进不了村,村里的网线也没接上,他总是犹豫不决。

该村拥有宽带和物流快递服务,并开辟了“产品出山”和“网货下乡”的双向渠道

这一次,俞玉龙在看到国外电商卖家赚钱后,开始采取行动。2015年春节后,他没有出去打工,而是注册了一家网店,留在村里经营电商。

在网店挂妈妈做的烂辣椒的图片,从老乡那里收集土鸡蛋、腊肉、糯米糕等土特产,俞玉龙开始试探水电供应商。但是之前关注的各种问题接踵而至:网速跟不上,多开几个网页就会卡,掉话;快递网点不进村,要骑摩托车到几公里外的县快递公司订货;缺乏电子商务操作经验和客户投诉...

忙了两个月,只做了两笔交易,订单总额109.9元。于玉龙只好再次出门,去县城接装修工作。

线上问题,线下解决。党和政府一直在努力解决俞玉龙遇到的问题。

2015年,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“支持电子商务、物流、商务、金融等企业参与涉农电子商务平台建设。开展电子商务进入农村的综合示范。”同年10月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加快发展农村电子商务的指导意见》,全面部署引导农村电子商务健康快速发展。

也是在这一年,雷山县将发展农村电子商务作为扶贫的重要举措提上日程,并计划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应用将资源转化为产品,开辟“产品出山”和“网上商品下乡”的双向渠道。全县已拨付专项资金,推进农村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建设。截至目前,已建成1个县级农村电子商务服务中心、1个农村电子商务产业园和8个乡镇电子商务服务站,全县154个行政村电子商务服务点建设全面覆盖。

2016年初,村干部找到俞玉龙,希望他能在干角村开始电子商务服务点的建设和运营。看到优惠政策带来的发展机遇,俞玉龙重新燃起了自己的电商梦。他在村里靠马路的地方租了房子,农村电商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给他提供了电脑、货架、打印机等设备。

走进俞玉龙的工作室,看到他坐在电脑前,快速切换不同的对话框,不断与买家沟通。还是原来注册的网店,还卖那些土特产。俞玉龙坦言:“今天的经历完全不同。”

上网速度更快。2016年以来,中央网办会同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发布实施《网络扶贫行动计划》,推进网络覆盖工程、农村电商工程、信息服务工程等“五大工程”。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7期《中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20年11月,98%的贫困村实现了光纤接入。在雷山县,所有行政村都实现了宽带接入,农村家庭的宽带接入能力达到了与县城同等的速度。俞玉龙没有再遇到网络卡死或者掉线的情况。

快递物流方便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贵州千方百计弥补农村交通基础设施不足,建成农村公路5.7万公里,硬化公路7.87万公里,实现全省30多万村民100%通达硬化公路。

2017年6月,贵州省启动“同村”乡村旅游服务平台建设,在雷山县试点。全县36条农村客运线路纳入智能云平台统一调度。通过“与客户带货”的方式,将各个村级电商服务点的商品运送到县快递公司,然后将需要配送的快递商品带入村内。

"现在在雷山,这个村子与物流快线相连."雷山县客运站站长桂王表示,凭借“同村村”的优势,县村之间普通包裹的投递时间从3到5天缩短到1天,投递成本从5到10元降低到2元左右。

同时,雷山县整合了全县九大快递公司的物流资源,统一调度全县的进出境部分,进一步畅通了物流和货运通道。

“特快专递6元一封的价格比过去邮寄到县城的费用便宜一半。”俞玉龙感慨万千。“产品出村不再困难。哪怕几个鸡蛋,只要一个电话,当天就能送到全国各地。”

通过产品出村的阻挠,雷山县的电子商务发展进入快车道,一批创业青年和富豪纷纷回国创业。2016年以来,全县已有1.8万多人接受电子商务培训,带动2.1万人创业就业。经常参加县里组织的电商培训,俞玉龙与买家沟通更有技巧,产品文案的设计更有创意,逛商店的次数也增加了。

2016年和2019年,雷山县被评为全国农村电子商务综合示范县。

利用农村电子商务调整农业产业结构,保证市场供给能力

走在高高的山坡上,看着满坡起伏的茶树,余士海的思绪又回到了一年前。

“茶叶卖不出去,一年的收入就没了。”雷山县王峰乡三角田村,平均海拔近1200米,山少地多,包括余士海。村里近30%的家庭曾经是贫困户。2020年初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看到满山新茶即将开采,订单推迟,村民们忧心忡忡。

县里组织几大茶厂负责人进村,给大家带去了“定心丸”。毛克云茶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毛伟在现场表示:“大家可以放心挑选,只要质量过关,我们都会买。”

20世纪80年代初,卷毛的祖父毛克在山里开了一家茶厂,生产雷山银球茶,这种茶不同于沱茶和砖茶。“我不能谈包装。每种茶叶都用棉纸包着,装在麻袋里运出去。”几十年来,爷爷在山里种茶叶,爸爸在外面经营市场。在卷毛的印象中,工厂的生意是稳定的,茶叶的年销售量保持在20吨左右,但在茶园里只有300多亩。

2017年,卷毛和父亲一起开始经营茶叶生意,并坐上了发展农村电子商务的快车。她身着苗族服饰出现,播报采茶和泡茶过程;开拓线上销售渠道,为多个网络平台供货;将苗族文化元素融入到茶叶包装中,以毛克村为依托,开发“爷爷的故事”系列茶叶产品...

"我每天收到2000多份订单。"不久,卷毛的商品直播视频在网上流行起来,他自己的茶厂的茶叶销量也上升了。很快,问题随之而来:产品库存不足的情况时有发生,茶园产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。

卷毛的问题不是一个案例。随着农村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,雷山县电子商务网络零售额逐年增加,从2016年的698万元增加到2020年的3.76亿元。面对不断上升的市场需求,如何加快发展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现代农业,保证农产品的生产、生产和供应?

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,加快现代农业产业体系、生产体系和管理体系建设,已成为雷山县的自觉行动。依托山区资源,全县确立了茶叶、中药材、畜禽等特色优势产业,大力推进“龙头企业+合作社+农户”的生产组织模式,重点培育了一批精品。雷山县农业和农村局局长潘长志说:“一方面,我们要搭好桥梁,促进企业、合作社和农民的发展。一方面,我们将在产业布局合理、水、电、路、渠配套的地方提供优质服务。”

卷毛一家踩着政策的大鼓,转让了2000亩茶园,并与10家周边合作社达成了产销协议。万亩茶园可以为茶厂提供茶绿。“银球茶春天做,红茶夏天秋天做。产品供应能力保持不变,品种丰富。”2020年,毛娟茶厂茶叶销量超过80吨,销售额达到2000多万元。

三角田村也在经历新的变化。一旦荒山荒坡长满茶树,茶叶被确定为村里的主导产业,种植面积达到1800亩,带动村民人均收入增加3200多元。在企业和大户的带动下,余世海2020年卖绿茶赚了3万元。“受疫情影响,去年春节后部分村民未能及时外出打工,留在村里采茶,弥补了不少损失。”村党支部书记李说。

2015年至2020年,雷山县中药材种植面积从2万亩扩大到7.5万多亩,茶园面积从12.27万亩扩大到16.24万亩,新增笋用竹1.45万多亩...雷山县借助农村电商,加快农业产业结构调整,改变过去“什么都有,但什么都不是规模”的传统种植模式,促进更多人增收。2019年,雷山县脱贫脱帽。

继续努力做好服务,强化品牌,拓展市场

绣花针上下飞舞,丝线在绣花布上游动。不久,梁绣出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老虎。老一辈传下来的图案自己绣了几十年,现在要求换款式,她欣然接受——按照客户的设计刺绣可以赚钱,何乐而不为呢?

我家住在雷山县西江千户苗寨景区附近。西江镇东阴村的村民梁每天都去景区的一家刺绣店打工。在景区的一个电商体验厅,可以找到同样的小老虎挂件。产品价格72元,旁边有二维码。如果客户现场携带不方便,也可以扫描代码进行网购。

“以前我上街摆摊,只能卖几块钱刺绣。”梁家境贫寒,她想减轻家里的负担,但能做的手工艺品价格不菲。“缺乏包装,缺乏品牌,即使做工精良,也没有太大的市场竞争力。”电子商务体验馆负责人王长民说。

为此,雷山县引进了一批具有丰富市场运营经验的电商企业,大力打造产品品牌。“我们邀请了艺术和设计专家共同开发了几十种工艺品,这些工艺品不仅要反映苗族人民的文化元素,还要符合时代的审美标准,增强产品的设计感和创造力。”王长民手里拿着小老虎挂件。“这是体验馆最受欢迎的产品之一。它比传统的苗绣色彩更丰富,造型和神态也更可爱。每送一批,很快就卖光了。”

王长民表示,自2019年4月开业以来,体验馆累计销售额已超过2000万元,带动了数千人增加收入。

不仅要做一个优秀的品牌,还要拓展市场,深化行业。进入雷山县农村电商工业园,在贵州亚宾农业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配送中心,几十名工人在生产线上忙碌着。拿起一罐蜂蜜,来自附近的从江县,再看看香肠和腊肉,来自附近的榕江县。

2016年,雷山县加快发展电子商务。贵州亚宾农业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现任董事长王看到商机,调整投资方向,从酒店转向农业特产经营,成立电商企业,统一注册品牌。“单靠一个县的资源不足以支撑电子商务行业的长期发展。我们从黔东南各地采购农业特产,在保证原有生态质量的基础上,按照食品安全标准进行加工、包装和销售。”

“以市场化为基础,致力于产品深加工和产业链延伸,产品附加值平均增长30%。”据王介绍,他们公司已经在全国建立了五个配送中心,累计销售额达1.2亿元。

“企业的发展壮大离不开国家的支持,政策的保障,服务的支持,一切都还不错。”王用手指着举起了手。“哎,4000平米的运营配送中心,这么大的场地,政府还没有协调帮助我们做好各种配套服务。”

据雷山县县长袁刚介绍,“打通阻碍点,做好配套服务,让农副产品和手工艺品出山,只是发展农村电子商务的第一步。接下来,要加大品牌强化和市场拓展力度,继续巩固和扩大扶贫成果,全面推进农村振兴。”(记者王成贤)

《人民日报》(第13版,2021年3月19日)

编辑:严佳一

挑战一个名人、企业或产品,设置一个挑战,以此吸引消费者和媒体的注意力,让媒体关注并报道结果,把自己变成可读的新闻炒作。对于爱看热闹的人来说,反对的声音越强烈,就越热情。差异化的心理感应,让读者在不知不觉中对炒作有了一个完整的认识。结果不置可否,炒作意识已经达到。
由于媒体门槛很低,可以获得的流量非常大。越来越多的企业或个人通过自媒体推广自己的公司和产品。这个类似于炒作和营销,就不多说了。有兴趣可以试试一两个自媒体平台。网络炒作一直是运营商常用的方法之一。营销人员需要规划和实施活动,将活动暴露在公众眼前,没有任何门槛地参与其中,通过活动塑造公司的良好形象,有利于企业的长久发展。


最新动态


相关资讯

  • 投机降温,100多种可转换债券下跌
  • 外媒恶意炒作派缅甸民众到中国大使
  • 台湾有人猜测大陆“净军”传播“失
  • 网上刷卡诈骗发生率高,导致损失大
  • 惊人的200万人!准备结婚两年,花了
  • 联合炒作?接触《试天下》男主正在
  • 梅斯接口??拆村??把固定好的链
  • “80后”作家与“第五代”牵手。英雄
  • 炒作风起云涌,震荡不改港股牛市,
  • 51岁的名嘴说名声低,小s虚伪炒作。

    微信号:tuisho
    全年无休,早9点至晚9点

    复制号码

    跳转微信

    ×


    靓号
    此号仅服务老客户
    新客户请联系微信

    ×